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_申博Sunbet官网
主页 > 申博机构 >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

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

807℃ 557评论
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 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 仇中情绪蔓延北京能否推动全面管治权落实

这一点港澳办主任张晓明在四中后发表的解读四中《决定》文章中明言,《宪法》和《基本法》给予中央的“十项权力”就是“全面管治权”的内涵,这是再一次提醒中央与香港“授权”与“被授权”的关系,而“全面管治权”与“高度自治权”之间反映了“一国”对“两制”的统领,或者说是“两制”对“一国”的依存。

同样,多维新闻也在《社论:香港要“坚持和巩固什幺,完善和发展什幺”》一文中表示,《决定》对行政长官的工作提出了更清晰的要求,就是要“健全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对中央政府负责的制度”。《基本法》已明确了行政长官既是香港政府的首长,亦是特区首长,除要对香港人负责,更要直接向中央政府负责。什幺是“负责”?最简单直接的理解就是可以被“问责”。事实上,我们对中央政府以往的认识是,任何时候它都会无条件支持行政长官,这当然不符合常识,因为所有人都有机会犯错,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这既是大部份先进政治组织对领导者的基本要求,亦是中共对党组织和国家机构的要求,为什幺香港的行政长官可以例外?在《决定》中,有关健全中央对香港“行使全面管治权的制度”部份,首要的就是“完善中央对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的任免制度和机制”,“任免”是指任命和免职,至少到今天,中央政府从来没有对香港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行使“免职”的权力。

中央政府对不称职的内地官员多次问责,并行使免职的权力,为什幺对香港的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没有这样做?这是因为对治港官员较为宽松对待吗?看来确实如此。然而,既然要负责,就必然可被问责,如果要被问责,就应该可被免职。同样地,除了免职需要制度,任命也需要制度。全国人大常委会在2014年就特首普选作出的“8•31决定”虽然被香港立法会否决,却反映了中央政府慎重考虑普选特首时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因此它通过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试图完善行政长官的委任制度,制定了普选之前的筛选机制。经过最近的修例风波,加上区议会选举若发生逆转,反对派议员比例大到可以选出特首选举委员会所有区议会界别成员,或许特首选举会产生中央认为并非“爱国者”的人选,虽然《基本法》明确指出特首须经中央委任才生效,但如果通过完善了的任免机制管理这种委任,而不需要行使《基本法》赋予的权力拒绝任命,显然是更合适和更容易被接受的做法。

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中央对于香港加强全面管治权的既定方针不会发生动摇。今天香港修例风波的加剧更会加强中南海对于全面管治权必要性的认识。

灰犀牛与黑天鹅 维护国安是治港的必然路径

其次,在中南海认知中,治港政策中需要“完善”的部分还包括久推不决的“维护国安机制”。

《明报》社评《国安法制执行并论中央对港思路变了》认为,从2002年开始,围绕着基本法23条,中央和香港的关系就出现了一系列的动荡、波折。回归之初,中央对港近乎“不管”,2003年七一大游行反对23条立法后,北京开始调整对港政策,加强介入。2014年政改争议,中央与香港关系趋向紧张,国务院《一国两制白皮书》强调中央对特区拥有全面管治权,之后再有“全面管治权与高度自治权有机结合”之说。修例风波将中央与香港关系,推向紧绷状态。在香港,不少人认为这是争取自由民主的运动,然而中央看到的,却是有人借反修例之名操作“反中”和“港独”,外部势力乘虚而入,危害国家主权和安全。修例风波突显香港成了国家安全的一个缺口,有必要从制度入手处理。

习近平在近两年一再提及“风险意识”,提及“灰犀牛和黑天鹅”,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第一条就是“要坚决贯彻总体国家安全观,落实党中央关于维护政治安全的各项要求,确保我国政治安全。”所以保证国家安全、政权安全不只是对中国大陆的要求,在香港治理上,就是香港必须要落实“维护国安机制”。从今年9月的一事中可以看出端倪——当时,公安部部长赵克志陪同习近平会见了澳门当选特首贺一诚,这是习近平掌权以来,首次有公安部长的名字出现在此类会见中。多维新闻此前在多篇文章中已经分析,这说明赵克志开始在港澳政策制定中扮演一定的角色。“香港的抗议活动已经升级为一件关系国家安全的事情,”香港行政会议非官守议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叶国谦说道,“所以公安部参与进来并不奇怪。”

相关阅读香港男子遭示威者纵火致严重烧伤 性命垂危[图] 香港“11·11”多区示威 警方开枪制止暴力[视频] 四中重新说明“一国两制” 港府“依法”落实港人治港

10月底,中共中央十九届四中全会公报在谈到香港问题时明确指出,“建立健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未详细解释这句话的内涵,随后国务院港澳办主任给出了最新解读。同样在张晓明11月9日在国务院港澳办网站发表那篇6000余字的文章中称:“香港尚未完成基本法第23条立法,也未设立相应执行机构,这也是近几年来‘港独’等本土激进分离势力的活动不断加剧的主要原因之一。”“建立健全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强化执法力量,已成为摆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社会各界人士面前的突出问题和紧迫任务。”他说。张晓明还以澳门为例,称澳门已经完成基本法第23条立法,建立了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及其办公室,并主动在立法会选举法中增加“防独”条款,下一步还将制订和修改相关配套立法。

随着11月11日开始的暴力冲突事件频繁发生,香港部分激进示威者开始出现“仇中主义”的情况。北京必须要认清一个现实,曾经最起码在表面上保持“和善”的陆港关系一去不复返了。全面管治权、维护国安机制以及其他一国两制中亟待完善的机制如何在香港实现,能否避免更大范围的影响,将考验港府和中央的政治智慧。

上一篇: 下一篇: